交互设计这件事

本文地址:http://blog.hoppinglife.com/?p=9

最近有两个客户端让我很闹心。

Android上的Twitter客户端Carbon更新了,新的Carbon有一个很漂亮的界面。(图片摘自Google Play)

问题?——我找不到我想要的功能在哪。

按Menu键没有反应,按返回键会退出程序,按那个加号是发新推。设定呢?帮助呢?为什么点twitter里的链接没有反应?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我发现打开菜单要点右下角你自己的头像——是的,那个加号和右边的头像不是一个按钮。是的,想要搜索、设定或者查看教程(教程藏在设定里面,如果你能找到教程,基本上你已经会用这个app了),你得猛击自己的头部——我的头很圆吗?和搜索功能有什么关系?

想要查看twitter的List,从边缘的右向左滑,但是要小心,如果你从中间滑,那你会来到conversation页面。用两个指头向上滑会跳到最新的tweet,但是要小心,如果你不小心用两个指头点中了一条twitter,那你会触发retweet功能。想要点击twitter里面的人名和链接?你要先点一下twitter,但不要点最左边发推人的图片——那会访问那个人的profile。——要想看到全部的对话,你要再点击一个按钮。

另外一个类似的应用是BeyondPod – 这是个podcast播放软件。在这个软件升级了新的版本之后我有两周都找不到怎么调整播放进度——没有提示,没有按钮;直到今天我不小心滑动了一下,发现『Now Playing』页面藏在播放列表右边。

这些软件坚定了我的判断——今天的app设计者,越来越把『酷』看得比『易用』来得重要。手势的滥用,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其实,在我看来,今天的『手势』,其实和『命令行』没有什么不同:

-在GNU Screen的界面下,按<C-a><C-n>可以切换到下一个窗口
– 在Carbon主页的边缘从右向左滑动,可以调出list功能
-在FreeBSD下,ps aux会列出所有进程,包括它们是由谁调用的

有很大的区别吗?手势滑动看上去比命令行来得简单,但是它们同样要求用户记忆——哪个屏幕,哪个功能应该怎么调用。区别是,我愿意花时间学习shell来工作,我不想花时间学习怎么快速发推。而且在命令行下,我起码还有man page和–help可以救急。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在展会上看到Windows 95——当时7岁的我只花了60s找到『扫雷』。除了『好看』,GUI的最大优点在于『易用』。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愿意忍受繁多的菜单和按钮——当我需要一个功能的时候,我不用查阅500页的manpage就能找到它。

今天的交互设计师似乎早就忘了这件事——他们喜欢『最小化』和『直觉式』的设计,换个说法,他们喜欢把所有界面的功能都藏起来,让用户用第六感来找到它们。不幸的是,我的第六感和它们从来步调都没一致过。拜托,我的第六感有个名字,叫做Android Design

最后,对于有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弱弱的问一句,Spotify新版里,怎么随机播放一个歌手所有的歌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