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ra问答:最精彩的机长广播

译自Quora问题和评论:What is the coolest line a pilot has said to his passengers?

    • Tim Morgan, 商业飞行员: ASEL, AMEL, ASES, IA

这题简单,1982年英国航空9号班机从新加坡前往澳大利亚。飞机路上途径印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全部四具引擎由于火山灰熄火。当值机长以无可非议的英国式淡定态度作了如下广播: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机长广播。我们遇到了一个小问题。所有四具引擎都熄火了。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重新启动引擎。我希望各位不会因此太过紧张。

  • Kamal Krishna, Mobilise CEO

两周前我乘坐iFly航班从班加罗尔飞往德里。航班即将抵达着陆,突然之间引擎狂转尖叫起来——飞行员决定再来一圈。很多乘客都在四处张望,想搞清楚怎么回事。这时候机长广播说,“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我们不得不取消着陆,再次盘旋。一架SQ(新加坡航空)飞机好像着陆晚了,没有让出跑道。有的时候飞行员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降落对地方了就会这样——*停顿*——开玩笑的,我们会在5-7分钟后返回着陆,请系好安全带。”

  • PJ Verhoef, Adobe数字营销,地理位置营销,长跑者。

这段广播是在荷兰皇家航空(KLM)航班在他们的主场,(天天大风的)阿姆斯特丹史基普国际机场着陆的时候听到的。由于大风,进近过程很恶心,着陆也好不到哪去。与其说是降落,更像是把飞机狠狠的摔在跑道上,然后像疯子一样踩刹车。

飞行员:“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现在我想简单解释一下刚才这事儿。我们飞行员一般把降落分成两种,一种是降落之后你还能用那架飞机飞回去的,另一种就是你们刚见着这种。我们对给您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感谢您乘坐KLM,等等等等”

  • Jon Green,长期乘坐跨大西洋以及其他航班。偶尔还挺喜欢的。

最酷的。

我们乘坐一架从伦敦出发的Virgin Atlantic 747航班,在拉斯维加斯着陆。我们刚经过跑道入口受到微爆流(一种非常强大的下沉气流)的袭击。飞机摇摆左偏,机翼下沉几乎坠地。飞行员在飞机失控打转之前做出了修正,但是有点矫枉过正。我们离开了微爆流区域,所以那个机翼本来就又抬高了。然后飞机就往另外一边偏来着,右机翼几乎碰到地面,然后飞行员又纠正了。这样左右震荡了几次才完全回复。

最后,就在主轮落地之前,飞行员把飞机指向虚线的方向,重重的着陆。

作为一个飞行员——包括滑翔机——我知道他们刚才在那个危险状况下有多努力。在极端对流天气下着陆不算轻松, 尤其还有一侧机翼受到微爆流影响,他们干得很好。

几分钟后,当我们正离开滑行道的时候,机舱广播来了,飞行员用一种非常放松,简短的英式语调说:

好吧,女士们先生们 —— 你们或许已经注意到了,我们刚刚抵达拉斯维加斯。

我笑了一秒钟。

  • Fred Rose

我的故事没有引擎熄火那么精彩:我们即将抵达莫斯科,然而在大约500英尺的高度,飞机突然再次爬升,重新进行降落程序。飞行员在广播里说:“女士们先生们,我是你们的机长。我们获准于莫斯科国际机场降落,然而进近过程中我发现跑道上还有一架飞机,所以取消了着陆。欢迎来到俄罗斯。”

  • Allan Scott

这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不过跟乘客没啥关系。一名英国飞行员被法兰克福机场迷宫般的跑道搞糊涂了。塔台被他惹毛了:“你从来没来过法兰克福吗?” “来过啊,”英国佬说,“不过只在夜里来过,而且我们没落地。”

  • James Mathre

好多年前我坐一架小飞机从加州的Eureka飞往旧金山。飞行员说,“各位,为了您的安全,以及那些地面人员的安全,请您在全程都呆在机舱之内。”

  • David Baynes

我坐的一架班机上,机长说:右边的乘客们,你们往窗外看可以看到航天飞机正在发射。左边的乘客们,你可以看右边的乘客看航天飞机发射。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