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收尾

木田君的镐头 | 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

围炉 | 对话木田:谁说,你什么都不能做?

新闻实验室 |Will we be equal? Will we be free?

看小说看电影的时候,你会猜测结局吗?会有怎么样的期待呢?

我大概总会希望有大团圆结局的。哪怕知道一个悲剧的结局会更有逻辑,更合理,也更有力量。毕竟现实反派不会永远话那么多,英雄也不会永远踏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来拯救世界。青春棱角被时光和现实磨灭,试图挑战权威的人被碾压的得粉身碎骨,红玫瑰变成蚊子血,白玫瑰变成饭粒子,大概才是现实的真面目,也会更发人深思。可是大多时候还会期待一个美好cheesy的结局,因为现实世界如此糟糕,实在没有必要在虚拟世界里再被提醒一次。逃离现实一小会,又如何呢?

然而相信生活也会有童话结局的人是愚蠢的。所以很多人厌恶心灵鸡汤,因为它洋溢着欺骗自己的味道:努力就一定有成果,善良就一定有回报。现实大概更多的会是“人善被人欺”,是用心做出的好产品被淹没在抄袭和水军中间默默无闻,是付出再多的努力或许也不能改变什么,是个体些微的声音被体制无情的湮灭。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该如何对待那些我们知道没有童话结局的生活。

大概合理的选择是退而求其次。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大概努力也改变不了什么,没必要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童话上;毕竟还是要面对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所以不如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偶尔夜半梦醒,会想一想自己曾经的梦想吧。

可是也有的人不一样。她们知道自己成功的概率是多小,也清楚童话的结局并不存在。但是还是选择了向前。只为了那份渺茫的希望。

知道还有这样一些人,愿意对这个问题有着不一样的回答,让人心怀感激。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 北岛,《回答》,1976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