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写这篇文章我还挺犹豫的,因为觉得写出来大概挺落俗套的,但是想一想,我就是一个很俗套很sentimental的人,又怎么样呢。

大概09年的十月还是十一月的某个周末,我躺在宿舍的床上,阿男姐发短信跟我说,你被电院辩论队录取了,欢迎。当时的我大概也没怎么觉得那是个很重要的时刻,毕竟觉得自己新生杯跟面试表现都还可以,大概觉得进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吧。

那个时候我对电院辩论队的概念大概也挺模糊的,停留在“似乎辩论队的学长学姐还挺厉害”的认识上。那个时候的靖哥哥是某个很受学长学姐宠爱的Super E新星,晨曦姐姐是某一个名字过于中性结果宿舍被分到男生寝室的女生,陈誉文是新生杯仗着辩题优势打败我的人,小猴是我隔壁队伍里的小正太,陈航是没讲过话的同班同学。陆冠骅?他在飞信里跟我说“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对方可能会在场上说马克思主义”。学长学姐就更没什么印象了。印象挺深的一件事情大概是跟着队里一起蹭饭,对尹文昊哥抢馕包肉的坚决果断不留情面大吃一惊,然后记得薛岳哥往地上装模作样的撒水说敬毛毛。当时并不知道毛毛是谁的我很困惑。

然后就被按上了一个“小熊”的昵称,跟这些队友一起经过了十年。

我想了很久到底怎么形容这十年,脑海里大概浮现出无数个例子和排比句然后又删掉。最后决定留下的,大概是这么一件事。

大概是大四的时候,我带着校队打比赛,赛前一天某个安排好上场的小朋友突然出于某些原因不想上场也不想准备了。临近期末,压力又大,我也不是脾气特别好的人,简直就觉得队员都这种态度打什么打,退赛算了。

好在当时已经毕业出国的衣队长正好回国来过圣诞假,也有心情过来围观我们的讨论。于是我发了一通火回房间冷静了。然后衣队长帮我安抚了大家的情绪,重新整理了观点,布置了作业,然后过来安慰我,劝我自己上场。他说,确实大家都各有想法,总有办法的。比赛出乎意料的顺利。

事后想想,衣队长不在场,我是肯定不敢发那么大的火的。嗯,衣队长就是这么让人相信的人,电院辩论队的队友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我知道靖哥哥是那个顶着时差也愿意写两三页的文章跟我们讨论辩题的队友;知道陈誉文累得不行也会愿意坐下来听我那些他也不情愿的情绪抱怨。你知道队友会竭尽所能的彼此支持;也知道谁如果有些什么状况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理解。哪怕多年之后大家身处异国他乡。

另一个关于衣队长的小故事:我前两天又找衣队长帮我改简历,他说:诶你看你下面这个项目介绍写的就好一些。我说:嗯,这是你当年申请的时候亲自帮我改的项目介绍,我并没有动过。

回头想想,我会惊讶于到底辩论队改变了我多少;也会惊讶于辩论队是怎样改变我的。与其怎么反驳申论,我觉得我在这里学到的是一些我从没想过可以从辩论中得到的东西:相信,理解,真诚,善良,无私,努力去做一个可靠快乐的伙伴。

现在偶尔会听到学弟学妹强行表扬我情商高,我还挺惊讶的。因为总觉得自己始终是那个说说话就会惹靖哥哥跟晨曦姐姐哭的不懂事的小队员。我想,如果这些年这些方面真的有些进步的话,肯定是要归功于辩论队的大朋友小朋友的 – 在你们身边,很难不去相信善良和美好,也很难不努力用同样的真诚和努力回应。

电院辩论队大概就要二十岁了吧,能见证这当中的一半时光,我还觉得挺幸福的。

以上。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