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Leaf of Time 一叶时间 #2

有思考过这个系列是应该用简体中文或者是英文 —— 一方面,我曾经一度信奉的原则是作为一个世界公民,应该使用国际化的语言。简中世界相对严重的信息孤岛也加重了这种逆反情绪。另一方面,自己也越来越认同语言是身份的一部分,对通用语言的追求很大程度上也算一种精英主义者试图摆脱自身身份的努力。最后决定使用这种交替使用的形式,就算是在自己想做世界公民的愿望和不能也不愿抛弃的个体身份之间做一个平衡吧。

讲到精英主义,最近常常会想到“尊重专业”和“兼听则明”这两个我深信不疑的原则之间其实是有所冲突的。上周有提到,当“外行人”发表和自己本职工作无关的意见的时候,最常得到的回答往往是诉诸权威 —— “哎呀你去多读点书再说话”“你一个数据记者能不能不要置喙公共卫生的事情”。这的确避免了民科或者阴谋论者混淆视听误导公众,但是也的确很容易联想到学阀或者专家对话语权的垄断 —— 没有相关领域的博士?不如你闭嘴听我们的。那么,这种话语权的垄断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垄断的优点似乎很明显:我们难道不应该信任科学和信任专家吗?考虑到辟谣的成本远大于传谣的成本,似乎有一个权威的,学术共同体做出判断也不错。

然而潜在的问题在于,学术共同体本身其实也是个建构起来的概念。宇宙浩如烟海,真理难以琢磨,个体皓首穷经也未必能精确的了解自己的研究领域,更不用说跨领域的研究判断了。COVID疫情提供了一个现成的例子,专家也可能犯错,学术共同体也可能意见不一致。权威专家做出的判断也可能是根据自己的先验知识和证据,做出的最佳考量而已。如果我们信任学术共同体并不是因为它能保证100%的正确,而只是相信这个体系做出判断和反应的能力是现况下的最佳选择,那么面对其他的声音一概以“要尊重专家”的理由拒之门外,是否过于一刀切了呢?从传播的来说,这样会不会给公众一种”权威的指导是绝对真理”的感觉,从而影响在复杂的情况下权衡利弊(到底感染新冠还是子女无法接受面对面教育影响更大)?如果之前做出了某些错误的判断,需要做出修正,会不会被阴谋论者抓住辫子,指责反复无常?

更进一步,“尊重科学”是我们作为个体,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对复杂问题一一验证,而将这个问题交给学术共同体代理的结果。学术共同体作为这个系统下的既得利益者,真的能够免疫一切外来干扰,不受政府的审查,不受维护自身权威的动摇,不受自身政治立场的影响,做到公平持中,闻过则改吗?抛开学阀不谈,我们看到中国CDC主任高福没有根据的臆测mrna疫苗安全性不佳,也有看到西方学者对BLM示威对疫情的潜在影响有所回避。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有点不同的声音是一种好事 —— 我们不该低估假新闻与阴谋论的影响力,但或许矫枉过正也同样危险。

发散一点说,虽然“诉诸权威”是每一本逻辑教程都会提到的逻辑谬误,但是生活中避免却未必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往往对自己的研究领域和方法有着深切的热爱,也难以避免有着对不同者同仇敌忾的心思。包括我自己在内,时不时看到自己不懂的观点,第一反应也往往不是试图搞懂到底作者在讲什么,而是去试图查证作者是不是领域大牛,她到底有多厉害,以此来判断她的观点好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对争议人物王垠是很佩服的 —— 这不是因为他“一贯正确”,而是不管他是不是好发惊人之语,他都很少把自己的观点建立在前人权威的基础上。对公司福利的评论,对自动驾驶的责任分布,包括最近对一些乐理的观察,都可以说很有思考的价值。倒是很多对他的批评都进入了“王垠没看过XXYY根本不懂没资格大放厥词”或是“你说的这个问题其实只要看了XX或者YY就能理解”的模式,而不是回应他的观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某种诉诸权威吧 —— “你说的这点皮毛我还能不懂吗,是你才疏学浅”。

Twitter中文圈这周的热点是…汉人有没有必要check自己的privilege。从偶尔读来的观点来看,似乎认为没必要的观点主要是两条,一是“汉人也是被压迫者,没有必要反思”,另一派是“能住酒店是基本权利根本不是什么privilege”。大体上我觉得前者是忽略了intersectionality —— 一个人处在少数族裔和社会下层的交点可能会导致他被压迫的程度更加严重,后者有”何不食肉糜“的味道 —— privilege这个概念往往讲的正是“你以为习以为常的事情在别人那里并不容易获得”。觉得有趣的部分是,这方面的讨论和对white privilege的讨论惊人的相似:我们也能看到类似于“你看少数民族加分是不是对汉人的反向歧视”的评论。

镜头拉远,全球疫情仍然肆虐 —— 印度疫情似乎尤其受人关注。南美的疫情似乎有见顶的趋势。美国刚刚宣布支持放松对COVID疫苗的专利限制。Epic和Apple的App Store案子刚刚开庭Apple的律师显然对“Xbox on PC”的存在感到十分困惑… 举报文化仍然盛行,青春有你3惨被叫停… 中国驻日使馆想要嘲讽美国,结果不小心发表了反犹言论…这篇华北棉花的报道也十分有趣。

下周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